书名:路明非挑战FGO

72、冠位之弓(下)(求推荐票!求月票!) 第(1/3)分页

    72、冠位之弓(下)

    奥德修斯对咒腕哈桑道:“为了确保救援工作顺利,我们需要得到传说中的山中老人的协助”

    传说中的山中老人。www.chunfengwenxue.com

    虽然山中老人的存在本就类似传说,但在场的都是知情人,自然这里这个称呼特指的‘那位大人’。

    “这......”咒腕哈桑骷髅面具下的表情有些为难,“我倒是想过哪怕献出自己的生命也要前往幽谷唤醒初代,但是......神庙已经被破坏了,幽谷的灵脉不知什么时候被人堵死,已经没有办法唤醒初代了。”

    出乎咒腕预料的是,面对这一事实,奥德修斯与张无忌都没有表现出沮丧,甚至没有丝毫的紧要。

    “这种状况我们早预料到了,凡事做最坏的打算准没错。”奥德修斯看上去依旧一副尽在掌握中的架势。

    实际上,奥德修斯的想法很简单“宁可高估敌人,不可轻视对手。”

    冠位暗杀者王哈桑的存在这种情报,既然迦勒底知道,那么奥德修斯也打从一开始,就默认敌人也知道。

    既然敌人也知道冠位暗杀者的存在,那么,自然不可能什么都不做。

    堵住召唤王哈桑的通道什么的,这算是基础操作了,没有超出奥德修斯的预料。

    张无忌也平静的点头:“我就是为此而来。不如说,我就是因此,才现界,才出现在这里的。”

    “?”

    咒腕闻言,总觉得眼前这位东方人少年越看越觉得......有种说不清的熟悉感,莫名其妙的亲切感。

    咒腕忍不住问道:“敢问阁下是?”

    “我是......‘哈桑王’的继承者。”

    张教主一本正经的行了个作揖礼。虽然不清楚自己的发言在对方耳里会被翻译成什么版本。

    “也是‘最后的哈桑’!”

    那么问题来了。

    在召唤王哈桑的通道被堵塞的情况下,还有办法呼唤这位冠位暗杀者吗?

    这里又要搬出那句老话了:只要愿意想,办法肯定比问题多。

    这世上没有命运,但是却有连锁召唤。

    与哈桑有着复杂联系的张无忌之所以绕半个地球的圈,强行在这耶路撒冷的特异点现界,肯定有其中的道理。

    包括张无忌在开罗重建明教搜集信仰也一样,肯定有其中的道理存在。

    一言蔽之。

    “我从迦勒底的少年英雄领导者那学到了一句话。”

    张教主凝视着咒腕哈桑。

    “相信的心,就是我的魔法。”

    “相信的心......么。”

    咒腕哈桑仔细咀嚼着这句话,怀着复杂的心情,看着眼前所谓的‘与阿萨辛教派有关的明教教主’。

    不是,我们阿萨辛教派姑且是新月系的,你个明教、弥勒教、拜火教的,怎么就跟我们扯上联系了?

    三百年前是一家也不是这么算的啊。

    我跟你也不熟啊。

    但张教主展现的所谓‘圣火令神功’,也的确是哈桑的武艺。

    况且真要算‘武术’的话,初代哈桑的确是武艺抵达臻境的宗师,但......反正咒腕没听说过,初代哈桑的技艺还有拜火教的分支什么的。

    太扯了。

    但偏偏这方面的话,咒腕哈桑也没什么资格说人家张无忌有问题。

    实际上,虽说咒腕是这个时代的当代哈桑,是当代阿萨辛教派的领导者,但真要论的得位正不正,与眼前这位张无忌张教主的‘最后的哈桑王’的身份比起来那边更正统......即使往好了说,也是半斤八两。

    说的难听点,咒腕在正统性上也不如眼前的张教主。

    首先是作为哈桑的标志——武艺。

    自初代哈桑开始,历代哈桑都必须继承至少一种‘圣火令神功’的技巧,这也就成为了哈桑的标志。

    但咒腕哈桑做不到,单纯作为哈桑的话,咒腕说是历代最弱的哈桑也不为过——至少咒腕自己是这么觉得的。

    他只掌握了‘圣火令神功(zabaniya)’的其中一种,张教主却是全数习得精通,说是‘哈桑王’都毫不夸张。

    其次,要说信仰方面的问题......的确,阿萨辛教派的确是宗教组织。

    张无忌的明教也的确是偏的有些远。

    但即使如此,在信仰方面,张无忌也依旧比眼前的咒腕哈桑正统的多。

    理由则是出在咒腕的身上。

    咒腕哈桑无比渴望继承哈桑之名,但终究是资质平庸,没能掌握任何一种‘圣火令神功’的绝技的他,最终选择了作弊,让魔神‘晒衣陀乃’的诅咒寄宿于右手之中,靠着这魔神的力量,强行再现了‘妄想心音’之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