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名:金枝宠后

第88章 第 88 章 第(2/4)分页

来她遇到了待她更好的人,那时起自己就该放下了。

    他如今便是守着回忆度日,在此处教养孩童骑射打猎,读书习字。虽清贫度日,却也颇受人敬仰,日子一日一日的过下来,他从朱颜绿发到如今白发苍苍,见着一群自己亲自教养大的小伙子在这片山野里纵横,守卫着国土,倒也不难熬。

    至少比那人要轻松。

    爱有多深重如今便有多痛苦,他再是痛苦,也比不上那人吧。

    时间过得真快,一眨眼便过了这么多年了。他这两年身子渐差,久居苦寒之地,年轻时不觉得,老来常有病痛袭来,也不知还能活上几年。

    在此地为将守卫国土,也算是承了父亲遗愿,他也无憾了。

    “不小了,离世都有足足五十个年头了。”顾老将军面上寡淡,似乎不欲多谈。

    他叫二人在原地等了会儿,自己回去房里拿了些盘缠出来,丢给陈平淡淡道:“马在马厩里,你自己去牵,记得套一辆车,外头风雪大,一个姑娘家不像你皮厚。”

    玉照顿时不胜感激,热泪盈眶,都不知说些什么好。

    她觉得自己的运气真好,总是遇到这般好的人,她是个知恩图报的姑娘,玉照立刻问起他的名讳:“顾叔叫什么名字?听陈平说你也是京中人士?你可还有家人留在京城?需不需要写信叫我给你送过去?”

    要是可以,她日后便好好的替这位老人看顾一下他京中的家人。

    顾将军不欲多言,倒是陈平替着他说起来:“你可别小瞧我们这儿,我义父原先可是世家子弟,京城的魏国公你知道不?若不是前些年得罪了人,也不至于来这苦寒之地,我义父可是京城里的国公爷。”

    顾将军皱眉,呵斥起陈平来:“都是些过往云烟,说来做什么?”

    爵位也早早被除了,如今再说起魏国公,还有谁知晓?

    倒是玉照听了这些,脑子里忽的一声轰鸣炸响,顾姓,京城的魏国公,还有那般叫她眼熟的面容......

    她一瞬间手脚发麻,看了眼老人,怪不得觉得眼熟,这人可不就是顾升的老年模样?

    如此明显,简直和那青年顾升生的一般模样,为何她现在才发现?

    方才还满山遍野追自己的贼人如今一下子成老头了?还做了边关的将军?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玉照只觉得浑身被浸泡到了凉水里,冰水里,沉下去又捞起来。

    她低头看了看自己年轻的身体和手脚,拼命用自己的指甲掐着自己的指头,手心,她使了全力,早该破皮流血了,可这会儿她察觉不到半点儿疼痛。

    又是在做梦不成?

    玉照压住心底的恐慌,为何这个梦与以往每一次都不一样,如此的真实......

    顾升说的五十年......

    难不成自己骑个马的功夫,竟然已经过去了五十年......

    玉照想起她最开始从江都往京城乘船做梦开始,最开始的梦境是断断续续,人脸也都是迷糊不堪的,后来的梦境一个比一个清明、真实。如今这个梦境直接身临其境也不是不可能。

    顾升都长成这幅糟老头子模样了,还能重新做了什么边境的将军......

    那他呢......

    道长是否还活着?

    玉照脸色比外边儿纷纷扬扬的雪花还要白上三分。

    她觉得自己简直是倒霉透的,都是被顾升害的,害的变成了这样。亏得她刚才还觉得这个老将军是个好人。

    自己一定就是他口中那个被他掳走害死的故人吧?

    怎么就过了五十年?过了五十年,道长会不会重新娶妻生子了......

    他会不会早已儿孙满堂忘了自己?

    连日的痛苦折磨,玉照捂着嘴蹲了下去,忽的不管不顾的嚎啕大哭了起来。

    人到了绝望的时候,情绪是如何也掩藏不住的,她还顾忌什么旁的,顾忌变老了的坏人顾升?这般离奇的经历,说出来谁又能信?

    她一边哭着一边呜咽着问陈平:“今年是哪一年?陛下......陛下、陛下名讳叫什么?”

    陈平被她忽如其来的大哭吓了一跳,那眼泪跟断了线的珠子,一颗颗滚落,看着吓人。无缘无故的,怎么就哭成这样?

    他说了什么了?

    陈平无措的看了一眼他的义父,义父这会儿没看他,而是深锁着眉毛看着蹲在地上大哭的女子,嘴角颤抖了几下,似乎是在忍耐着某种情绪。

    他记得义父以前生的俊朗,四十来岁的时候都有许多未婚姑娘想嫁给义父,托旁人来说媒,可义父不知拒绝了多少,这么些年来,都未曾娶亲,孤身一人。

    如今......

    便是连陈平都看出来了,对着这个迷路被自己带下山的姑娘,义父处处透着奇怪。

    陈平尚未来得及说话,倒是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