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名:金枝宠后

第88章 第 88 章 第(1/4)分页

    正想着, 便见到村口一间修葺的还算宽敞的房屋院内缓缓迈出一位老人。

    这位应该便是陈平口中的义父。

    陈平也才二十来岁,原以为陈平口中所说的义父,至多五十多岁。可这位满面沧桑, 白发白须的老人瞧着年龄少说也有七十多了。

    他的义父竟然这般大岁数了?

    玉照压下震惊, 难免多打量了他两眼, 这位老者身量高大, 不如一般老者的行动迟缓,一双眸子更清明的厉害。

    从黑暗中缓缓出来, 便朝着玉照看过来,老者见到玉照怔忪了许久, 眼中带出了不一样的情绪。

    似乎是怀念、惘然。

    玉照不知为何这老人要这般直勾勾看着自己, 只觉得有些害怕起来。实在是她这一路受了太多的委屈, 她尽力将自己的头低了下来, 只装作不知道一般咬着唇, 甚至心里生出了一些后悔来, 觉得自己不该这般冒昧过来。

    倒是陈平叫住了老人,把玉照的经历跟那老人说了一遍。

    “义父,您把您的那匹马儿借我一下, 我送这位姑娘过去。”

    他同时回头对玉照颇为自豪的说:“我义父可是这里谁都知晓, 便是连县令都要给三分薄面的顾老将军,一辈子都在为我们这处操劳。你放心, 他一定会帮你的!”

    玉照听到他说,那位老将姓顾, 不由得指尖一颤。

    放松放松,是自己太紧张了,不过是同名同姓罢了,她真的是被姓顾的给折腾怕了。

    老人过了许久视线才从玉照身上落了回来, 他有着一双漆黑的眼眸,常言道人老珠黄,一般人上了年岁,眸子总是不如年轻时候那般灵动黑白分明的,可这人不一样,眼眸宛如年轻人一般。

    透着执拗、透着坚定。

    叫玉照看着只觉得从哪里见过这双眸子。

    “姑娘......”老者开口,声音沙哑难闻,倒是很符合一般老者的声音。

    顾老将军似乎回忆起什么,问道:“姑娘家住京城?敢问姑娘贵姓?”

    玉照压下了心里的怪异,如今学的聪明了,知道不是什么话都能说得,留点儿心眼总不会出错,她立刻编了个假的名字,用了王明懿的姓,点点头道:“我姓王,闺名不便透露,家里住在京中安康坊。”

    那顾老将军点点头,倒是没有继续追问,想来也知晓女子闺名不是他该问的。

    “你是要回京城?今日便要连夜往官署?你这事儿,如今官署可不会管。”

    玉照有些无奈,不知该如何做,仍只能坚持道:“将军能借我马吗?不管管不管,我总得去问一问,要是不管的话,我便自己再想办法入京去。”

    顾老将军似乎对她的身份存着迟疑,还欲继续追问,陈平见状无奈打岔道:“义父,行了吧!您往日话也不多,今日怎么就问东问西的?眼看就要天黑了,赶紧把你那马借给我使唤,我早些送她过去。”

    这差了年龄的二人,相处间言辞倒还真像父子一般,陈平对着顾将军有些没大没小,看着威严不苟言笑的顾将军竟然也不生气。

    他没理会陈平的话,犀利的目光继续扫视着玉照浑身上下,开口有些迷茫,是玉照听不懂也不能理解的饱经沧桑:“姑娘生的像极了我的一位故人。”

    玉照本该急着走,听他这般说竟然怔在了当场,她不知为何觉得头晕气闷,似乎被一种不属于她的情绪左右着身体,叫她非常的难受。

    玉照脸上挤出一个比哭还要悲惨的微笑,带上了几分认真:“顾叔的年岁,那位故人也不小了吧?”

    顾将军一顿,回想了起来那人,他对她的最终印象还停留在那一年,二十有四的年纪,正是花信年华,多年轻啊。

    要是她人还活着,是不是也是跟他一般年岁?

    也是个白发苍苍的老婆子了?

    顾老将军想到此处,忍不住弯起了嘴角。

    自被流放到了这处,从最开始的愤恨不甘,到如今这几年许是经历的多了,也渐渐想开了许多。

    他因胆怯不敢面对去查证,凭着旁人的三言两语和一些啼笑皆非的所谓证据,怀疑起二人的血缘关系。

    他永远记得那日他才答应了休沐日要带她去京郊放风筝,半夜被人匆忙叫醒,望着枕边还沉睡着的人,他没吵醒她。

    匆匆赶往母亲院里,母亲上吊自尽才被人解救了下来,一见他便啜泣不止。

    妹妹赶过来一说起来也是哭:“母亲是丢不起这个人!哥哥可知,为何你二人成婚四年没有好消息?你二人是亲兄妹!原来是乱了人伦纲常!”

    面对着那些可笑的证据顾升只觉得惊心骇目,更是连看都不敢细看。

    如今想来,亏得他还是大理寺卿,但凡他多多调查一番,也不至于......

    将她一而再再而三的推远了,使她受尽了委屈。

    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