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名:金枝宠后

第99章 顾升番外 第(1/3)分页

    初春二月, 皇长子满月,天子下旨大赦天下,免三年百姓赋税。

    大齐终于有了皇储, 真是再大不过的喜事, 这些时日皇城举国同庆, 一片喜意。

    穆从羲是新婚, 却也不得几日假期,早上匆匆退了朝, 一脸峥嵘的往延狱而去。

    行至狱门口,正迎面撞来从里面出来的大理寺卿。

    大理寺卿陈大人见到眼前投下一片阴影, 抬眸便是一身窄袖长袍, 身量挺拔, 带着几分深沉的穆从羲。

    当即朝他下拜, 穆从羲不欲听他说, 抬手阻断了他的话。

    “奉圣上令, 带本王过去——”

    穆从羲抽出一块玄铁令交给狱门前的吏人,便提步往内而入。

    吏人自然知晓江都王说的是哪位,他们更是早早等候在此。

    自从那人被关押至今, 已将近一载。

    先是刑讯招供了一番, 倒是没有隐瞒,皆都如实招供, 顾升这一招供,又牵扯了许多人进来。

    自圣上许久前亲自前来审讯过一次之后, 便下令将他关押往这牢狱里最深一处,阴暗狭小,仿佛与外界隔着千山外水的牢房内。

    一袭囚衣,面容清瘦的顾升席地而坐, 面容无悲无喜,似乎并非身处阴暗牢房之内,而是坐于高堂之中。

    他听到脚步声,才微微抬眸。

    清瘦的两颊,一双漆眸暗中生辉,顾升从容的看了穆从羲一眼,“王爷又亲自前来了?”

    穆从羲人还未至,便有吏人端来交椅,他姿态冷傲的落座在顾升面前,单手支颌,冷冷盯了穿着囚衣稍显狼狈的顾升两眼。

    见顾升丝毫不怵,不禁面上浮现一丝笑意:“顾大人是不是也不敢置信,你犯下了如此大案,还能活至今日。”

    顾升有些不明的看向他,“王爷相救的不成?”

    穆从羲听了失笑,这人至今似乎还在执迷不悟。

    如此罕见的经历,却被他利用至此,一门心思钻了死胡同,牛都拉不回头。

    “你救下本王便能将功抵罪?这确实算是一功,可你又犯下何等大罪?你觉得功过能相抵?”

    掳走大齐皇后,用什么来抵也抵消不得。

    顾升笑了笑,诚实道:“我救王爷并非想要什么功过相抵,王爷实乃当世英豪,就当是顾某随手相助罢了。”

    父亲当年想方设法寻求根治体内毒性之法,苦寻良久,后终于寻到一车渠当地的药师,这药师有些偏方法子,给顾时询治病也找来了许多草药一一实验,总算寻找出了解毒草药。

    只是已经寻来根治之法,深受其害多年的父亲,仍是离不开一个病逝的下场。

    许是中毒多年,父亲身子骨早已败坏尽了......

    顾升自有了记忆起,便想方设法将这尘封多年险些丢失的药方寻了出来,差人送去了前线军营,只盼着能派上用场。

    他从未想过要将功抵过。

    穆从羲却并不吃他这一套。

    他坐着看了会儿顾升,他才几岁大时师兄便回了京城任职,后来他自江都入临安通通也没多久,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宫中与太子为伴。

    对着这个师兄,他不如姐姐一般,待他如亲生兄长,可从旁人的只言片语之中,穆从羲脑海中早早勾勒出那一道青俊挺拔的少年将军,最终抱憾离世。

    穆从羲抬头看看身侧那条冗长的通道,黑暗的通道,尽头却是一扇通往外界的大门,门如今是关着的,上头一片澄净明瓦,往这片黑暗之中投下点点光芒。

    他指节敲击着身侧椅臂,差人打开了牢狱之门。

    几名吏人上前提着手脚带着撩链的顾升往外处去。

    顾升只以为自己是去赴死,关押了这般久,总算是肯给他一个痛快。

    那名吏人笑他:“你运道极佳,皇长子诞世,圣上下诏大赦天下,免除了你的死刑,改为流刑。”

    顾升一怔,不知是听到哪个消息震惊起来,面对将死尚且面不改色,如今却绝望的回头去看穆从羲。

    却听见穆从羲沉声道:“确实是运道极佳,侥幸逃过死刑。”

    顾升嘴角紧抿,又不是傻子,自然是不信的。当日雪山之上,他主动相见之时,已知难逃一死,或许一死对他来说已是解脱。

    他尤为印象深刻,那人寻到晕厥在雪地里的宝儿之时,那副无措、绝望的神情。

    真是自己错了,打着深爱的幌子,一次次伤害她。

    如今......她竟然做母亲了吗?

    顾升心中酸涩,只觉得与她之间隔着越来越多,两人被世俗推得太远太远。

    他脑袋有些嗡嗡的,许久没见阳光,如今走道上一丝薄弱至极的光都叫他眯起了眼睛,眼中不受控制一般,滚烫酸涩,似乎有什么喷涌而出。

    他声音有些含糊,不死心问道:“是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