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名:金枝宠后

第100章 前世(冬) 第(1/4)分页

    岁暮天寒, 傲雪凌霜。

    又是一阵纷纷扬扬漫天飞雪,等雪后初霁,玉嫣连忙乘着轿子往魏国公府去了一趟, 看望长姐过后匆匆回府。

    迎面遇上信安侯, 自前些年车渠连同藩王反叛, 江都王命陨, 桩桩件件,之后这两年朝中动荡纷纷, 圣上清洗朝堂,朝中繁杂事多, 一不小心便要掉脑袋, 官员前后不知牵扯进去多少。

    成峤日日都过得提心吊胆, 去了那么些人朝中腾出了好些位置, 也不见得轮到他升上一升。

    成峤猜测莫不是因梁王府之事, 妻子娘家跟梁王府关系密切, 梁王倒台,镇国公府受了大牵连,他估计也惹了圣上惦记。

    成峤本就是一个小心谨慎的性子, 如今更是战战兢兢, 生怕出错半分。

    一回府就见打扮的十分惹眼的二女儿与他一般刚从府外入门,当下微沉了脸, 骂了她一通。

    玉嫣却不敢回嘴,挨了训心里受气, 后屏退了一群丫鬟去了林氏房里。

    外头冷风攒动,暖阁里倒是舒坦,熏得人昏昏欲睡。

    玉嫣连披风也没脱,便坐往了林氏手边, 朝她耳边说些私话。

    林氏仔细听了玉嫣说起去魏国公府上的所见所闻仍嫌不够,她从软枕上半支着身子,面上泛着愁意,有些着急的问她:“你今日去见你姐姐,她身子如何了?”

    “长姐身子还是那般,时好时坏,我瞧着今日她面色难看,一直压着咳,说话嗓子音儿都沙了不少。”玉嫣语气有些微妙。

    自半年前遭到‘和离’,玉嫣便有些不管不顾起来,恨信安侯将她嫁给了个庸人,更恨母家被梁王世子谋逆的事牵连,竟然连累她这个一表三千里的表妹至此!

    如此一桩桩事,使得她总觉得所有人亏欠着她,脾气也跟着时好时坏。

    好的时候乖乖听着,坏了连成侯也敢顶撞回去。

    成峤喜欢乖顺的女儿,可不喜欢违背他意思的女儿。

    再者成峤知晓这个女儿看不上这桩婚事,嫁去青州后,犯下不少丑事,叫女婿一家面上无光。

    若非看在京城侯府面上,断然要一纸休书休了玉嫣。

    成峤对玉嫣早失了慈父心肠,甚至不想看到她,觉得她败坏门风,气急了甚至要叫她上山做姑子去。

    玉嫣对着林氏自然没有半分遮掩,姣好面容却氤氲着一团墨色。

    她沉着脸,脱去了雪白狐裘,里头是厚实的泥金撒花锦衣,如意锦细腰带,勾勒的腰身纤细,头上梳着却是未出嫁姑娘的鬟发,修整的尖细光滑的指甲涂着艳红蔻丹,十根玉指捏着帕子,有些另类的好看。

    她冲着林氏僵硬的假笑起来:“大早上的来您院子里遇见了父亲,不知如何又来骂我,怕是恨不得真叫我做姑子去!真是好笑,我如今这般,难不成是我想的不成?”

    她时运不济,纵然有错,可他下定决心要与自己和离,还不是因为梁王府谋逆一事!

    亏得她以往还以为父亲更宠爱自己的,如今才觉得可笑至极。

    父亲是个偏心的,却并非偏心自己,可笑她竟然才知道。

    当初父亲给了长姐万两嫁妆还嫌不够,如今听说长姐吃药耗钱,明知长姐手头富裕,却还叮嘱了母亲月月都要往她那处送银子。

    把她嫁去穷乡僻壤,给长姐添了许多嫁妆嫁给魏国公!如今竟然还嫌弃她穿的花枝招展,要叫她做姑子去......

    林氏万般心疼,却也拧眉责怪起来:“你这话里夹刀带棍的刺我,成日同吃了火药一般与我斗气!你如今尽管放心住着,这家里有我和你弟弟一日,总有你一块儿地,你父亲素来爱颜面的,你别往他跟前凑便是。”

    她再不提叫玉嫣出嫁的事,是有旁的想法。

    女儿心气高,头婚尚且闹成这般收场。如今二婚恐怕只能嫁给一个鳏夫、小官,或是给她入赘个男子,岂不是把她往火坑里推?

    她自己的孩子自己心疼......

    可嫣儿不嫁人,别说府上不同意,便是她自己也不同意的。

    林氏眸光转了转,想起一事来。

    大姑娘身边的丫鬟都是自小在她身边伺候的,那是与姐妹也差不离,想打通难如登天,她碰了一鼻子灰却也不放弃这个念头。

    凡是都有例外,她打听到其中有一个叫雪柳丫鬟格外爱俏,每月主子补贴不够她往外头做套新衣裳的,这般一来二往再多的银钱总是不够用,便问了其他丫鬟借钱,借来借去越借越多。

    林氏摸到了底,便差人往雪柳那处送银钱,最开始那小蹄子嘴硬不肯收,禁不住自己一次两次软磨硬泡,银两越来越多。俗话都说有钱能使鬼推磨,她上百两上银两打发出去,也不问其他的,只问一些瞧着无伤大雅的事儿,叫人不设防。

    一来二往,到叫雪柳卸下了戒心,有了一次就有二次三次,雪柳有把柄在她手里愈发不敢拒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