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名:金枝宠后

第102章 前世(下) 第(1/4)分页

    初春白日里, 临安前一刻还是艳阳高照,忽的刮来风雨。

    雨珠滴滴渗入廊下石板缝隙,闷响许久。

    回廊栽着一排迎春花, 早在冬末早春料峭寒风中便开始绽放, 金星缀满枝头, 报晓春意。

    今日却被忽如其来的风雨吹落, 无仆人照看,顿时飘零遍地。

    匪夷所思的荒唐事, 到来前似乎早有预料。

    屋里热闹,隐隐有女子哭声传出, 断断续续不知诉说着什么, 叫屋外几个仆妇听了一耳, 趁着屋里头主子无暇顾及她们, 偷偷说道起来。

    “原来那传言竟然真不是假的, 真是亲家小姐.......”

    “别不是误会, 公爷都许久未曾回府了,便是连夫人那儿都没踏足过,亲家小姐可是侯府贵女, 岂会做出这等事情?”

    那仆妇是夫人院里的, 外头寻常也不见的夫人几面,面对这个良善的夫人, 多有几分愤恨起不知好歹的人来:“要不是公爷的,玉竹院那边能开怀成那般?有心何处不能寻着机会.......你说她是什么贵女?镇国公府里的名声, 难不成你还不知?她一个和离过的,想再嫁个好的,不使些手段如何能行。”

    镇国公府的某位嫁去梁王府的姑奶奶,前些年那桩事儿可是叫所有人都津津乐道, 要不是没多久梁王府谋反的事儿出来,掩盖了这一桩轰动京城的丑闻,皇家的脸面都跟着丢尽了。

    如今想来,可不是一坏坏一窝?

    根都是烂的,还指望上头能开出好花儿?

    ...

    玉嫣仰头对着面色惨白的长姐,掩面哭泣起来:“出了这事儿我早无颜面对姐姐,我实在是无奈,否则我是宁死也不远破坏你们,也要成全你与升哥哥.......”

    玉照脑中一个紧弦被拉扯断了,她眸光晕着一层寒意,荒凉可悲,已经做不出任何表情。

    “你宁愿去死....你为何不去死呢?玉嫣,我收留了你,你竟然......你为何如此没有良心?没有礼义廉耻?”

    玉照看着玉嫣身后的几位嬷嬷,有几个都是玉竹院那边的。

    竟然连老夫人院子里的嬷嬷都来说和,事到如今她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早些时日她听雪柳说过出府置办物件,却见顾升与玉嫣二人前后脚出入金银楼,她当时还不信,只当是雪柳看错了眼。

    她深信自己与顾升间的感情,他定不会负自己。

    如今想来真是可笑至极。

    满府的人是不是都知道,却都在看自己笑话。

    玉照唇瓣紧抿着,目光清冽僻静,盯着玉嫣平坦的小腹,方才玉嫣说她怀有身孕,为了孩子才如实告诉自己......

    玉嫣察觉到她不善的目光,一只手遮挡着小腹,无声息的诉说着那个孩子的存在。

    那里是真的孕育着一个孩子吗?

    玉照糊涂的想,真是顾升的不成?玉嫣以往那般聪明,心气高,如今竟然上赶着往姐姐府里做妾不成?

    她想明白了其中关键,平稳了些心态,更添狐疑:“你难不成想入府来做妾?别怪我不顾姐妹情意,我可还要这个脸面的,断然不会同意你入府的。侯府也不能接受有你这种做妾的姑奶奶,这丑事要是叫人知晓了,你是想寻死不成?”

    林氏为人聪颖,岂会教导出这般愚蠢的玉嫣?

    玉照如何也想不通,却听玉嫣说:“长姐不是不能生养吗?到时候生下来了若长姐身子还康健,便给长姐养着。”

    玉照手脚冰凉,从未听过如此厚颜无耻的言语,她明白玉嫣是在等她死,等她死了给她腾位置。

    她一口气闷在胸口,只觉得痛苦异常,用力推开玉嫣,将玉嫣推得踉跄几步。

    玉竹院里的嬷嬷奉了老夫人的吩咐过来看着,见这一幕连忙上前扶着玉嫣,万分提防的看着玉照,“奴婢知晓夫人心中有气,可总得等公爷回来再定夺,万一真是顾府的血脉,要是一不小心伤了总不好。”

    玉照心中煎熬,面上反倒是沉着脸不说话了。

    雪雁知晓自家姑娘如今只怕是心中难受,却还记得宽慰玉照,生怕玉照气急了犯病,“夫人放宽心,早听说青州那边传回关于二姑奶奶的风流传闻,是不是公爷的真还说不一定,便是真有孕了又能如何?您才是魏国夫人。这般连妾都不是,无媒苟合珠胎暗结的也只能生出个腌臜的私生子,日后也是个入不了门房管着庶出都不能叫兄姐的存在,算个什么正经主子?便是与我们这些贱婢也一般无二,若是传信回去叫侯爷知道二姑奶奶这般败坏门风,说不准还等她生产?直接一条白绫送走了。”

    玉嫣只觉得胸口痛的血肉淋漓,不敢再与这贱婢对骂起来,她被说中,心里生了怯意,却强装出镇定下来。

    她深知长姐患有严重心疾,最受不得刺激。

    可几人岂会给她这个机会?雪雁坠儿赵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