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名:金枝宠后

第91章 第 91 章 第(1/3)分页

    周遭一群禁卫今日算是开了眼, 退位前倒是还能见太上皇开口,这几年甚至多数禁卫都没见他开口过。

    总叫他们觉得早已半步入神的太上皇,今日竟然同一疯癫女子聊了起来。

    见太上皇挥斥他们下去, 众人也不敢继续留下, 一群人无奈却又十分麻利的退了下去。

    一时之间, 偌大的天地, 竟是只剩下了他二人。

    玉照原以为他不信自己,不记得了自己, 可见他把人都赶走了,她又满心欢喜了起来。

    知晓这人嘴上说着怀疑的话, 心里还是信自己的。

    她脱了自己身上用来遮掩自己特别之处的斗篷, 几道金灿的光束斜斜落下, 玉照卷翘的睫毛都染上了金光, 面孔犹如氤氲在一层晨雾之中般的薄透。

    她见着眼前背着光面孔半明半暗的赵玄, 头发银白, 却举止清冷风仪出众,睥睨间的出尘傲骨并不随岁月磨损分毫。

    她弯起眉眼笑了,笑着笑了鼻头都红了一片, 一副随时就要哭出来的架势, 一枝梨花春带雨。赵玄见此眉头皱起,眼眸起了几分波澜。

    玉照跟他解释起来, 像是生怕他听不懂,一点一点的将来龙去脉说给他听。

    “我当然是宝儿, 我就是她!不过......说来你肯定不相信......奇奇怪怪奇奇怪怪......这竟然是我的梦呢,等我做完了梦,估计就能回去了。”

    赵玄怔怔的看着浅笑氤氲明艳动人的她。

    他没有出声,心里被异样的复杂情绪填满。

    玉照悄悄顺着他走进两步, 眼波流转间,小心翼翼的扯着他的袖子,想靠近他一点,抬起眸子道:“我历经千辛万苦,从云县跑来了这儿只为了见见你。”

    赵玄回过神来,指尖颤了下,见玉照说的兴起,一个人念念叨叨,似乎是怕她自己忽然醒过来,她语速飞快的将前因后果说予赵玄听。

    他看着她阳光底下虚无缥缈的模样,难以自拔的悲哀起来。

    终是自己贪心,明明这几十年间总想着叫自己在见到她一眼便好,哪怕是梦中他也是知足的.......

    如今他的愿望成了真......见到了她甚至能与她说上话,却又止不住的失落悲哀起来。想要与她再待久一点,再...多看她两眼。

    玉照倒是不知他心里所想,见这人如此的冰冷,抿着唇只凝视着她一句话也不说,颇有些难受的执起他的手掌。

    赵玄似乎不习惯这般,他觉得碰到她她便会消失的无影无踪一般,胆怯的想要抽回去,玉照执拗的攥着不放。

    她明眸微动,细细注视着赵玄饱经沧桑的面容,银白的发,那双枯瘦修长的手上。

    她选中的俊俏的郎君,年轻时候是何等丰神俊朗,普天之下再找寻不到比道长俊俏的男子了,便是老了风姿仪态也丝毫不减。

    纵然他老了,却叫她生不出半点嫌弃的心,她是如此的欢喜着他。

    一如他为了宝儿临死前一句话,叫他不准忘了她,叫他等她投胎转世.......从而苦等了这么些年一样。

    原来这个世界宝儿的担心是多余的。

    她的郎君自她死后并没有再娶,更没有忘了她。

    这般叫她满意,她本该是高兴的,可她却如何也高兴不起来。

    说好的等十几年便能等来她的投胎转世,五十年却只等来她梦中的匆匆一见。

    痛苦和悲哀反复煎熬着她,她甚至难以言说的生出了悔意,每次来了这个地方,她总能感受到自己的情绪受了旁的影响。

    那些乱七八糟、复杂的情绪。

    玉照猜想,难不成是这个世间宝儿的残留意识不成?

    这个世间的宝儿莫不是在后悔?

    明明深爱着他,两人在一起之时,却有为了旁的事生出了怨怼,为了旁人叫他吃醋,甚至以为自己不爱他。

    后悔不该说那句话,该叫赵玄早些重新走出来,早日走出来,早日另外遇到一个姑娘,一个身体康健的姑娘,儿孙满堂,也不至于要过继旁人的子嗣,落的个晚年孤苦的下场。

    倒是赵玄似有所感,自己的手与她年轻姣好的手相称,总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他明知这世上根本没什么投胎转世,真要是去投胎了,也是喝了孟婆汤忘却了前尘旧事,重新为人,又不知往何处去生了个什么相貌。

    叫他如何等她?

    纵然如此,赵玄也还是信了。

    总是别无他法的,除了信还能如何呢?

    他一直等了下去,等的他垂垂老矣,小姑娘才终于信守承诺一般,再次来到了他身边,却是用这种阴差阳错稀奇的方式,来到了他身边。

    怎样的方式都是无所谓的,哪怕只是一具白骨。

    或许终归是没有缘分,等了五十载,等来的便是这一稍纵即逝的片刻,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