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名:金枝宠后

第101章 前世(小虐,男主出没,想好了再订!) 第(1/4)分页

    端月开岁, 枝头雪融,大地即将迈入初春。

    信安侯夫人林氏并着二姑奶奶在魏国公府邸门前落轿。

    这位可是正经的亲家夫人,立刻有仆妇引着二人往夫人院里去。

    那仆妇面上带着恭谨的笑:“老夫人昨日才念叨起您与玉嫣姑娘, 若是侯夫人与咱们夫人说完了话, 便去玉竹院与咱们老夫人说说, 今日咱们府的大姑奶奶也回来了呢。”

    林氏与玉嫣自是含笑答应。

    二人被人引着去了玉照院子处, 走在长廊时便见院子里门窗都是虚掩着的,林氏蹙着眉, 问迎面接她二人的雪柳坠儿:“听说前些时日大姑奶奶又生病了?你们怎么不往信安侯府传递个信儿?”

    坠儿只当是一句客套话,雪柳却升起了几分心虚, 踟躇目光四下无落。

    雪柳自认自个儿对自家姑娘是个忠心不二的, 只是拿别人的手软, 她面对着这位攥着她把柄的侯夫人与二姑娘, 总有几分心虚。

    她有些瑟瑟的低垂着头, 解释道:“都是前些时候的事儿, 咱们夫人也说自个儿的身子时不时就要病一趟,去传了信免不得又要要麻烦您特意跑过来,这里都有太医守着, 什么事儿也方便。这两日几副汤药下去, 夫人身子已经好转了许多。”

    主子前年得了老太妃病重的消息,匆忙乘船往江都去侍疾, 只可惜晚了一步,船还没到江都便听到老太妃恶疾病逝的消息, 连老太妃最后一面也未曾见到。

    惹得已经好了的心疾复发,险些在船上便跟着老太妃一块儿去了。

    好在危机关头姑爷寻来了医师,将主子救了回来,再后来宫里也派来了太医常往他们府邸。

    可饶是有经验的太医寸步不离的守着, 主子此事之后身子便开始差了起来。

    玉照不是在林氏身边长大,又是继母与亲娘总归隔了一层,她身边的丫鬟等闲都不会去麻烦了林氏。

    如今江都王府早已无人,玉照身为江都王仅剩的一丝血脉,倒是得宫中几分看重,时常有赏赐入府来,便是这太医都是圣上赐下的。

    却也是远水解不了近火,圣上御极天下,这两年四处开疆阔土,禁中寻常都不见天子,岂会有空闲时间看顾她家主子?

    自家主子还不都得靠着离得近的母家?

    坠儿想着,都说是有后娘就有后爹,后娘枕边风一吹,侯爷还有几分记得自家姑娘?

    好在这位侯夫人目前看着倒还不偏不倚,对着自家姑娘还算慈祥和蔼。

    自家姑娘嫁给姑爷足足四年,未曾有一儿半女,坠儿嘴上不说心底也清楚,自家姑娘这身子孕育子嗣定然是不能的了。

    老夫人那边更是日日都有闲话冷讽,她们伺候姑娘的总要处处小心翼翼,万不能再得罪了人,那只会叫姑娘在府里难做。

    ......

    玉照这两日吃了药,风寒倒是痊愈了。

    玉嫣撩起水晶帘,迈着莲步上前毫不客气的坐往玉照身边,姐妹两个看着亲切。

    林氏看着这一幕笑了笑,有些担忧问起玉照近况:“若不是方才闻到药味儿,还不知你又病了,早知道你病了,来时母亲就开了库房,拿些补药带过来给你。母亲那里多得是好东西,你可别给母亲省着。”

    玉照有些触动,却不好真收着,主要是她不缺那些补药,要那些补药更是无用。

    她这身子什么名贵的药都从宫中来的,轮不到她操心,太医也都说不是亏空,吃补药也只是适得其反罢了。

    玉照忙道:“千万别,我这身子吃不着补药,夫人还是自个儿留着吧。”

    林氏听了也没继续客套,她今日来这里自然不为了这事儿,她同玉照没说几句,便将留着玉嫣在玉照处,叫二人说话,自己则是往老夫人院里去。

    这二人时常一块儿说话,玉照早已习以为常。

    玉照知晓玉竹院的老夫人厌恶自己,每回见着她都没个好脸色,顾升陪着她去给老夫人请安时老夫人只是沉默不语,若是自己一人前去,老夫人每回必定要讽刺自己几句。

    最开始时玉照吃不得气,还常常顶嘴回去,后来觉得没意思,她便连顶嘴回去都懒得了。

    这日顾升很晚才回来。

    朝中自明日起开始休沐,他有整整十二日的假期。

    玉照听了欢喜,细细盘算起这般长的假期要怎么去玩儿,京城玩的地方多,日日换地方玩十二日也不够的。

    玉照说:“王明懿写信给我,说她也要回京城了,她家里人都还不知道呢。她指定也没住的地方,我就叫她住隔壁,差人去把别院收拾出来,到时候去哪儿都带她一块儿出去玩。”

    隔壁宅子是玉照的私宅,本来打算修建一处避暑亭的,如今送给王明懿先住着。

    王明懿是个胆大包天的姑娘,不喜欢家里人给她安排的人家,竟然背着家人往京外观里做了女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