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名:金枝宠后

第104章 和光番外下 第(1/4)分页

    大齐地位超然的永泰公主, 又另有个鼎鼎出名的称呼,唤衡山公主。

    如今才只是一个扎着两个丸子头,五官生的极好, 粉雕玉琢, 有些圆润的糯米团子。

    父皇说她生来漫天霞光, 满室生香, 殿外龙脊之上有彩鸾回鸣。

    和光坚信自己一生来就是与众不同的。

    按照母后的话,她与哥哥是父皇母后最最心爱的宝贝, 自然是与众不同的。

    昨日她苦苦哀求闹腾许久才能与父皇母后睡在一处,可不知为何今日早起时又是回到了她自个儿的偏殿, 年岁小记性却很好的和光顿时记起来, 这不是第一次了, 每次的这般!以往每次她无论睡前是在哪里, 醒来都是在自己的床上!

    脾气暴躁的和光顿时就有些生气的往母后殿里冲了过去。

    满宫的宫女见小殿下拧着眉头进来, 自然都没有阻拦, 皆是捂嘴偷笑,毕竟这种情景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

    她进去时正见到母后的一头茂密长发被手巧的梳头宫女梳成巍峨高髻,又往发髻上簪了花钗步摇, 许多漂亮的珠翠博, 面靥花钿。

    玉照回头看小女儿,扬起唇角来:“和光来了?正巧尚食局来人问你, 今日你生辰宴,可有什么想吃的?”

    娘亲总是这般漂亮, 娘亲的声音总是这般好听。

    和光忘了自己要闹的事,钻进玉照怀里,仰头看着自家娘亲比海棠花还要娇艳三分的姿容,还有娘亲高髻上闪闪发光的玛瑙金叶步摇。

    她是个万分爱漂亮的小姑娘, 年岁尚小,如今的头发还有些稀软,不足以支撑那些漂亮的发冠珠簪。

    见此她眼热的很,非要闹着要给梳头宫女也给她头上戴上一个跟母后一样的步摇。

    梳头宫女瞧着皇后神色,玉照摇了摇头。

    和光只好退而求其次,选了个玉照梳妆盒里最小巧的耳坠,仰头求母亲允许她戴上。

    玉照见了十分无奈。

    小小年纪,耳洞都没有,拿耳坠怎么戴?

    其他的首饰又大多尖锐,伤着就不好了。发冠倒是能戴,可女儿好动的很,戴也是戴不住的,那么点儿头发,要是给压坏了,玉照都要心疼了。

    和光便气鼓鼓坐在一旁不说话,等了好久等不到母后妥协倒是等到父皇下朝,她立刻钻进迎面入殿的赵玄怀里。

    不,应该说是膝盖。

    赵玄看着近来越来越往圆润发展的腿部挂件,心里闪过深深的无奈。

    真是生了个祖宗出来,与宝儿生的那般像,他又不忍心打又不忍心骂,这孩子愈发得寸进尺,让人不省心,日日非要闹着跟他二人睡,还要掺和在二人中间睡。

    只好把这孩子哄睡着了立刻使人抱去侧殿。

    他牙痒却也只能好好安抚着,心里忖思着要如何寻个法子,使宝儿同意给三岁小女儿换间独立的宫室。

    三岁,也不小了,早该懂事了。

    “爹爹,爹爹......”

    他无奈蹲下身将糯米团子高高的抱起,“和光又怎么了?”

    “爹爹,今日是儿的生辰,儿想要一个漂亮的发簪,娘亲不给......”

    珠帘之后的玉照听见了这女儿这般大声的告自己的状,哼了一声,掀开帘子:“就不给,你也不许给她,她那般小,簪个大人的簪子多好笑啊。”

    和光心里委屈,眼看就要哭。

    赵玄听了女儿抽泣声,将和光放了下来,从多宝阁花瓶上摘下一朵粉海棠,插到和光一侧圆啾啾上,糊弄她道:“这花开的甚是漂亮,给和光偷偷拿去簪着,莫要叫你娘知晓了。”

    和光一听,顿时顾不得难受,小心翼翼的捂着花左看右看,见到帘后掩唇哂笑的玉照,连忙躲去了赵玄身后。

    赵玄轻轻将团子往殿外推去,朝坠儿道:“带公主去保和殿寻玩伴儿去。”

    今日是和光三岁生辰宴,宫门早早开了,如今一会儿功夫,已经有不少人携家带口到了保和殿。

    穆从羲家的儿子,兴平大长公主的重孙女,简郡王、高阳郡王家的小县主,还有安王府的小郡主,宗室高门间有许多和光晃儿差不多大的孩子,往常时常随着母亲出入宫廷。

    和光有他们陪着一块儿玩,总不至于再时不时往坤宁殿跑。

    和光傻乎乎的跟着坠儿身后,坠儿迟疑道:“这会儿天色还早,恐怕保和殿赴宴的贵人们来的不多......”

    却见皇帝含笑道:“那就送去太子那儿,今日他妹妹生辰,便叫他清闲一日去带公主玩。”

    ...

    晃儿带着和光去马场骑马。

    和光奋力双手并用环着矮脚马的马脖,尚且还晃晃悠悠,年仅六岁已经十分沉稳的小太子便在前边儿牵着妹妹的马,一群人提心吊胆在旁跟着。

    和光生平第一次被允许骑马,来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