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名:金枝宠后

第95章 番外三:起名 第(1/3)分页

    时节过得很快, 转瞬到了吴牛喘月,流金烁石夏日中。

    临安多苦夏,如今玉照有孕, 更加受不得热气, 坤宁宫还未到夏日便往后扩了一番, 新修建了一座殿宇, 临着水榭,专给玉照夏日避暑用的。

    还是赵玄亲自提的名, 叫瑶华殿。

    只是这殿玉照统统也没用上两日,一眨眼外头热的似个火笼。

    历朝历代都有三伏天休沐的传统, 甚至先帝时曾有过长达四十日的避暑假, 每年一到夏日, 带着后宫一会儿四处避暑去了。

    那是一段大齐官员如今想来无不艳羡的神仙日子, 因为等到了当今圣上临朝, 他觉得这般长的休沐着实是在浪费时间, 有何暑热不能忍耐?

    便将悠长的避暑假缩至短短三日,遇到这么个勤政的皇帝,众大臣皆是不敢怒不敢言。

    只是今年可不这般了, 还没到三伏, 圣上便格外开了恩典,避暑日延袭了先帝时期冗长的休沐, 朝臣纷纷休沐,圣上也携着皇后出宫避暑去了。

    达官显贵皇室宗亲, 在圣上皇后面前有些面子的也纷纷得了恩赏,随着帝后仪仗一块儿去了。

    ......

    苍穹烈阳似火,行宫避暑殿里却凉爽无比。

    一阵阵凉风穿过圆月花窗,拂起帘曼轻纱, 拂过冰鉴升起阵阵冰凉雾气,与熏香交缠,脉脉隐入。

    宫人仔细挑着个大的葡萄、荔枝、樱桃,拿冰镇起来递了进去。

    坠儿捧着冰盒,宫人连忙打着帘子叫她进屋。

    玉照靠着贵妃榻捧着一碗冰镇乳酪在吃着,整个人临窗虚斜靠,明光下肌肤莹白,娇妍欲滴,艳若海棠。

    天仙般的人儿,如今哪怕是身怀有孕,仍是风姿绰约,半点不减从前。

    夏日里她最是怕热,着天水碧抹胸斓裙,外只罩着两层黄栗留色的薄纱,绣着富丽山河层层叠叠精美绝伦的裙摆在她身下绵延堆起,脚踝下搁置着一个玉枕,正赤着脚搭在上头。

    也不知为何,一双盈盈玉足,偏偏那指甲盖一个比一个青紫,看着吓人。

    坠儿进去见玉照吃得头也不抬,她有些气急道,搬出太医和圣上两座大山:“主子怎么又吃上了?谁拿给主子吃的?您如今肚子里揣着皇嗣呢,太医都说少吃冷食!陛下都说了一日只准吃一碗的!”

    玉照在避暑行宫这段时日养的好,初怀身子时的反胃食欲不振,也不过几日功夫便消失不见了。

    自此之后并无一般初怀妇人那般被各种折腾,她反倒是食欲比以往多了些,尤其爱吃冷食,酸甜之物。

    玉照只怀过这一个孩子,也没个比较,只知自己如今没什么不自在,肚子也只鼓起了一点儿,小豆丁在里头乖巧的不能再乖,从不闹腾她,叫自己时常都忘了是双身子的人。

    听了坠儿的话,玉照早已有恃无恐,指着身后内室里,落下一句:“这可是陛下准我吃的。”

    坠儿不信,却见内室透纱帘幔后隐约有一个男子宽大高挺的身影,顿时不敢再多说话,心里却腹诽起来,陛下每每都是自己管不住娘娘的?

    她们辛辛苦苦止住了娘娘,转头来陛下又给娘娘吃,这叫个什么事儿!?

    玉照眼神落在坠儿手上的冰盒里,问她:“什么吃的?”

    “有荔枝,龙眼,葡萄,还有鲜瓜,都是今日送来的,正新鲜着。”

    玉照扭头看了眼内室还没出来的人,双手捧着白玉瓷碗,小声朝坠儿道:“快给我放到我碗里来。”

    玉照捧着碗的双手,指甲早已不是昨日那蔻丹颜色,而是变成了浅淡的紫红色,上头不知用什么巧妙的法子,每个小巧的指甲盖上都绘着不同的花儿,惊艳极了。

    她见坠儿眼睛艳羡的看着她的手,洋洋得意起来,眉眼弯弯笑道:“好看吧?道长画的。”

    坠儿忍住牙酸,不想掺和这对天下至尊夫妻每日间的情趣事,各水果挑了些,放进那已经吃的见底的冰酪碗里,玉照又非要她再添了点蜜糖与牛乳。

    还要她加冰块,坠儿梗着脖子没给。

    结果这碗水果酪玉照只吃了一小口,里头的身影便走了出来。

    赵玄端着一小巧瓷盏,另一只手虚握着一支笔,高大身影长身玉立在玉照身侧,一双狭长的眸落在她那碗越吃越多的冰酪上。

    玉照昨日与宫人去采摘了许多花,忽发奇想要给自己染个另类别致的蓝紫蔻丹,结果那蓝紫颜色瞧着好看,浸入指甲盖却变了颜色,透着股青黑色。

    玉照被丑的气红了眼睛,气的一晚上没睡着。

    如今她是双身子,可不能受气,赵玄也担忧的一夜未睡,差人往山下寻来了其他鲜亮颜色的金凤花,担忧又出了差错,亲自动手调入了明矾给玉照染指甲。

    赵玄听见她要往碗里添冰,不禁沉了脸,端着一盏鲜红花汁落坐到她脚边,眸光落在她遮遮掩掩的碗里,抿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