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名:金枝宠后

第92章 大结局 第(1/5)分页

    玉照听见了一阵铃铛声——

    那铃声时而清脆悦耳, 时而有混沌不堪,似乎隔着层层叠叠的纱雾,从混沌中漫出。

    她微微侧耳过去, 四下寻找, 却见哪儿都空无一物。

    赵玄敛目, 见此垂眸询问她:“你在看什么?”

    他的声音有些说不出的清幽, 玉照摇摇头,有些纳闷的问起来:“我听到了铃铛声, 你有听到吗?”

    赵玄看着她的面孔,一遍又一遍, 半晌才道:“你该去了。”

    魂魄离体, 可是凶险事。

    玉照愣住了, 与他目光相对, 他看着她, 唇角紧抿, 闭上了眼睛:“你去吧,不要再留在这里了。魂魄不稳是大忌,你这回回去, 不会再魂魄离体了。”

    玉照明白过来他说的意思, 这回过后,自己再也不能做梦了是吗?

    再也不能梦到此处了不成?

    她仿佛察觉自己眼前又升起了薄雾, 道长的脸越来与模糊,耳朵又开始不甚清明起来。

    耳朵里似乎是糊上了一层棉花, 听什么声音都隔着一层,糊涂的很。

    玉照挣扎起来,如梦初醒一般,哆哆嗦嗦的哭着扑近他怀里, 企图在还留在此地的这一刻,紧紧抱住他。

    玉照抬起头,泪珠子一颗又一颗滚滚而下,落在赵玄手背上。

    “我虽不懂什么是魂魄离体,但是我很喜欢这里,道长,我以后为何不能来了?我想时常来,我想日日都来。”

    她不甘心,多么好的道长。

    她一直是一个非常贪心的姑娘,什么都想抓住。

    赵玄轻叹一声,应道:“去吧,你既然不属于这里,便不要继续逗留了......”

    他早已白发苍苍,早已习惯了孤独,留她在此处,无非是困扰彼此罢了。

    玉照明白过来道长的意思。

    这一切的稀奇古怪,皆因她二人罢了。

    这世间的宝儿早死,独留他一人,他年事已高,若等他故去,自己如何还会来呢?

    她不属于这里,她只是一个外来者,他走了,她与这处便再无联系。

    玉照看着他那张苍老的脸,忍不住伸手摩挲了起来,摩着他挺直的鼻,温热的薄唇,赵玄这回并没有推开她。

    倒是玉照语无伦次的哭了起来,她迫不及待的说着:“我......我还想再看看你......不,她、她可喜欢你了......我说的是宝儿,宝儿她是个脾气古怪的丫头,她其实和谁都处不好关系,许多人都说她脾气差......她其实可喜欢那些玉雕了,你给她雕了那么多那么多,她也可喜欢你了,但是她就是不说......”

    玉照最清楚不过了,因为她没遇见道长前,也是这般,嘴硬心软,又好面子。

    玉照说道最后,竟然泣不成声。

    多么的难过啊,她一直相信,这个世间的她二人,总会在其他地方重遇。

    比如她与道长,自己梦见如此稀奇古怪的梦境,从第一个开始,使得她退了婚,使得她阴差阳错去往了紫阳观,使得她胆大包天了一把,与紫阳观的一个道长私定终身。

    兰香来无定处,绿蕊去未移时。

    一切皆有因缘轮回,许是这里的一切成就了他们,谁又说得准呢。

    小姑娘卷翘睫毛间一滴晶莹泪珠挂在其上,将落未落,又有新的泪水汇聚其上,睫毛不受重力,终于一滴滴坠上他的手背。

    滚烫的泪滴似乎要将他透穿了去。

    真是无奈,无论她多大,似乎都是一个爱哭更爱笑的小姑娘。

    他以前还以为是不喜欢自己,才喜欢流泪的。

    难道真如她所说,她生来就是喜好哭。

    赵玄垂眸看她,良久才轻轻的嗯了一声。

    “我知道。”

    以前是隐约猜到,如今是确切的知晓了,倒也不算太晚,至少在有生之年,叫他欣喜了一回。

    原来自己喜爱之人也喜爱着自己。

    玉照已经看不见他的面容,听不见他的声音,模糊的眸光只能看见一团模糊的光影,怎么也看不清脸,只能见他那满头的银发,在窗楹射入的日光中,镀上了一层神圣的光晕。

    赵玄眼睁睁的见,她的身影越来越薄弱,直到从他手边蒲团之上彻底消失不见,那处再度空无一人。

    方才弱弱的哭啼声犹在耳边,如今手边只剩空荡的空气,仿佛一切都只是他的一场梦境。

    可手背上尚未干涸的眼泪,仍灼烧的叫他心尖发颤。

    几十年了,原来自己还是会被那个姑娘的眼泪,弄得慌慌张张,手足无措。

    她应该笑的,她笑起来再美不过。

    是他所求成真,竟真叫自己又见了她一面。

    她还这般小,比自己初初遇见她时还要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