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名:金枝宠后

第97章 番外五:降生 第(1/3)分页

    年关将近, 临安自第一场雪落下,皇都屋檐四处纷纷染上了一片白宣。

    玉照怕冷,如今身子不便, 更不喜欢走动。

    越是到了孕后期, 最忌讳的便是懒散。

    太医更是仔细叮嘱过了, 孕期妇人要时常走动, 有助于日后生产。

    可小祖宗怕冷的厉害,上回接回来时她满脸青紫的可怜模样, 赵玄仍是历历在目,万万不敢再冻着这小祖宗。坤宁宫四下都烧着地龙, 每日赵玄便带着她往坤宁宫十多间宫室长廊来回走动, 赏梅听曲, 或是逗弄玩宠。

    如今的玉照就如同一个易碎的玉瓶, 每每下个台阶, 转个身子, 赵玄都要先她一步牵着她走。

    玉照身边还跟着几十个宫人,眼都不敢错开的盯着,就怕一不小心娘娘出了差错。

    她肚皮圆鼓鼓的都见不到脚尖, 只是寻常的走路她都觉得劳累, 走几步便没了体力,再不肯走一步, 成日要闹着要回床上睡觉去。

    赵玄险些愁白了头,便想办法叫许多女眷入宫陪着她说话。

    皇室宗亲, 公主王妃,世家贵妇,这段时日时常往宫里递牌子。

    玉照虽懒散,却也是个人来疯的习性, 如今跟这群命妇也都相熟,总有说不完的话,每日倒也不算是闲着不动了。

    以往皇后并不爱宣召臣妇入宫,如今倒是一改常态,谁都想与中宫皇后交好,自然没有不去的道理。

    一时间禁庭倒是比逢年过节都要热闹。

    王明懿与玉照舅舅的婚期就定在来年开春,她以往时常入宫陪玉照说话,如今婚期近了,也不便出门了。

    今日坤宁宫正殿里,许多命妇围着说话。

    玉照的祖母也带着二叔母三叔母入宫,还有许久没见的玉瑶。

    玉瑶是二叔家的姑娘,二叔官位不高身上更没有爵位,玉瑶在京城贵女中总是差了些,只是那是以往,如今玉瑶的身份倒是高了许多。

    与几个丞相尚书,皇亲家的小娘子坐在一处,也无人敢薄待她。

    玉照招玉瑶过去与她说了两句话,她对这个内敛的三妹倒是有几分真心实意的欢喜。

    玉瑶笑的也甜,站在玉照身边陪着说了两句话,下去之时,惹得一群贵女艳羡。

    众人偷偷端量着玉照的姿容,一般有身妇人,都是脸上泛黄,身材臃肿面庞浮出斑纹的。

    可这位皇后娘娘,仍是一如往昔的花容玉貌,仙姿玉骨。

    穿暗红金线绣云纹蜀纱凤袍,耳上东珠耳坠,发髻高盘,不见半分臃肿,甚至面庞红润,肌肤莹白,一副娇艳欲滴之姿。

    竟是将满宫女子,那些个未婚的小娘子都比了下去。

    一时间众人心里都颇不是滋味。

    艳羡这位娘娘生的如此好命。

    陛下后宫只娘娘一位,便是娘娘如今身怀六甲,也不见陛下抬举妃嫔。

    朝廷前段日子不知为了陛下后宫空虚之事闹腾成了何等模样,闹腾的她们这些后宅妇人都有所耳闻。

    谏官想做留名青史争相做那个敢劝谏陛下行事之人,可陛下却不是历代那些个任人摆布的皇帝。

    陛下早已大权独揽,便是一语不发,一群蚂蚱焉能跳上几日?

    一场轰轰烈烈的劝谏风波,平息的也迅速且悄无声息,自此之后,朝中更无一人插手圣上后宫之事。

    后宫一人便一人吧,关他们什么事。

    这群高门女眷多少都被后宅妾室折腾过的,哪家没有几个庶出子女?妾氏通房?

    曾经她们的郎君说的什么他纳妾实在是情非所愿,是为了传宗接代延绵子嗣.......

    如今想来全都是假话,连圣上都能只守着皇后一人,空置后宫,他们倒是一个个的比圣上都要尊贵不成?

    啊呸!

    众人心思百转千回见,注意重新落回皇后身上。

    玉照每日诊脉都要过三位医正之手,太医署那边早早就有推测十有八九是女胎,不过若是男胎胎相恐怕早就传出去叫众人皆知,给主子娘娘报喜。

    偏偏是个女胎胎相,太医们都选择了闭口不言,只说看不出男女来。

    旁人都不敢明说,赵玄却也猜测到了,只不过他也没告诉玉照。

    如今告诉她肚子里是女儿的事,若是生下来不准,岂非叫她空想了一场?

    还是才生了个闺女出月子的阿容偷偷告诉玉照,说她这肚子圆滚滚的瞧着像个姑娘。

    阿容生完孩子胖了一圈,却也不难看,圆润的脸庞瞧着喜庆,人瞧着也比以前傻了。

    都说一孕傻三年,她到底是年纪不大,嫁人后高阳郡王也爱重她,心思仍浅的很,又与玉照玩的熟了,话没经过脑子便说了出来。

    与玉照说了又怕她心里不舒坦,而后又讷讷加上一句:“这事儿也不是绝对的,说不准也是个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