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名:明末凶兵

第984章 娶妻 第(1/3)分页

    第984章娶妻

    郑则仕是个爽直的男子,做出逼女子上香山的事情,他自己也觉得窝囊,转过身,还没迈动脚步,那迟迟没有说话的殷十娘却开了口,“郑将军....莫走,奴家...奴家应下了,明日酉时楼里的姐妹还会去,到时你在鸡头岭下等着便是!”

    对于殷十娘来说,能够答应下来,真的是太难太难了,郑则仕了解过殷十娘的背景,否则也不会在众多女子中挑到她了。m.aihaowenxue.com郑则仕看着殷十娘,突然间,他退后一步,双膝跪在地上磕了三个响头,“殷娘子,郑某替兄弟们谢谢你了,从今天起,郑某欠你一条命!”

    夜色里,郑则仕走了,第二天殷十娘找到了凤姐,主动要求去香山。

    凤姐觉得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呢,不过她也没有深究,十娘能去伺候下巴鲁,让凤凰楼免去灾难,高兴还来不及呢,还问那么多干嘛?

    当天酉时,连同殷十娘在内一共七个凤凰楼女子来到了香山,巴鲁的一个百人队就驻扎在白塔岭乔木林中,这片乔木林可是好地方,虽然没有秋末的红叶如火,却又春天里生机勃勃。后世香山寺,也是建于这片乔木林中。七个女子上了山,被一抢而空,而殷十娘被安排在了巴鲁的帐中。

    接下来的事情,无法用笔墨来描写,除了殷十娘,没一个姑娘都要经受七八个蛮子的摧残,而殷十娘也好不到哪里去,巴鲁有个特殊的爱好,那就是虐待女人,在皮鞭下,她还要装出一副享受的样子。

    子时过了,巴鲁睡得死死地,因为得到了朝思暮想的殷十娘,他征伐了太久,导致精力不济。而其他营中士兵,也多数躺在帐中打着呼噜,这个时候殷十娘蹑手蹑脚的来到了鸡头岭。

    一根纤细的鱼线从褙子中抽出,帮助一块巨木后扔了下去,没过多久,下边就有了动静,殷十娘扯动鱼线,将绳索拉上来,随后将绳索固定在一棵古老的乔木上。

    顺着绳索,郑则仕以及麾下山地营士兵顺利上了鸡头岭,也悄无声息的潜入了香山腹地,只待时机成熟,也许一刻钟就能破了东边山口,直插遵化城西门。上了山,郑则仕四处张望,可是没有看到那个想要看到的人,不知为何,他心中总有种愧疚,让殷十娘做这种事,比杀了她还可恨吧。

    黎明的曙光穿透云雾,那些女子被送下了山,因为女真军中有着规定,决不能营中嫖娼,那也女真人已经违反了军纪,所以更不可能将女人们留在营中了。

    七个女人,离开了六个,唯独剩下殷十娘没有踪影。所有人都明白,殷十娘被巴鲁留下了,迎接这个女人的将是悲惨的生活,巴鲁不把殷十娘玩够了,是不会放她走的。

    正午,温暖的阳光洒在营帐上,有一个清秀的女子,裹着一件褙子躲在角落里瑟瑟发抖。殷十娘想死,每当想起昨夜发生的事情,她就觉得有万千蚂蚁在身上爬,可是,她又不能这个时候死,她自愿来到香山,结果却自杀了,女真人一定会起疑的,到时蛮子们一旦戒备起来,或许鸡头岭的郑将军就藏不下去了。

    香山上安安静静的,可对于郑则仕和殷十娘来说,这两天时间都是一种煎熬,明知道殷十娘过着悲惨的日子,却什么都做不了。坐在石头上,郑则仕一下一下的砸着石头,他觉得自己就是个罪人,将一个无辜的女人搅进了这滩污水中。

    漫长的等待后,应州的军令终于来了,阿琪格公主的命令是夜里子时对香山发动突袭,到时奥尔格将军将亲自率领大军冲击房山,配合香山的山地营攻打遵化城,但前提是山地营一定要在明日寅时之前攻破南京西门。

    又是一个漫长的夜晚,巴鲁发泄完,心满意足的睡下了,而殷十娘却躲在角落里独自舔着一道道伤口,那些伤口不在身上,而在心里,虽然流落到凤凰楼,可从来没有鄙夷过自己,可是现在,殷十娘觉得自己是天下最肮脏的女人,就算死了,也不可能清洗自己这一身的糟粕。

    子时,一声雷霆巨响炸翻了乔木林,红色的火光冲天而起,一时间杀声震天。巴鲁在熟睡中被惊醒,而殷十娘却默默的笑了,忍受了三天,郑将军终于动了,她殷十娘也该去了。

    郑则仕心中有股怒火无处发泄,当冲下鸡头岭后,他的命令是杀杀杀,乔木林中的女真人一个不留。山地营士兵奋勇而下,如一群猛虎,扑向这个可怜的百人队,女真人根本没有反抗的余地,许多人还没冲出大帐,就被砍死在床头。郑则仕的目标很明确,他提着刀直接往最北边的营帐冲去,突然一声大喝,“你是何人,竟然敢侵与我大清国为敌。”

    看着这个还未穿好戎装的男人,郑则仕瞪着双目,冷冷的笑了起来,“你就是巴鲁吧,嘿嘿,某家是何人,你还没资格知道。至于大清国,我呸,什么时候我晋北军在乎过女真人的反应,告诉你,今日就是你的死期,南京城也将归我晋北军所有,现在,狗才,纳命来吧!”

    巴鲁大惊失色,晋北军来了?怎么会这样,之前得到的消息,不是说晋北军收缩兵力,全部集中在易州和应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