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名:明末凶兵

第973章 和谈 第(1/3)分页

    第973章和谈

    当京城正在经受一场劫难时,远在千里之外的张北城里,铁墨也在密切的关注着这场浩劫,萧如雪为了大局不愿意离开京城,也能理解。m.wangzaishuwu.com萧如雪有此心,总不能让萧如雪出事的,铁墨倒不是太过担心,多尔衮是个聪明人,他应该知道如果失去了萧如雪,也就失去了一层保障,萧如雪只要好好的,他手里也有了一份谈判的筹码。

    不能把一切希望都放在别人身上,铁墨很快就给洛阳方面送去了一封信,得信之后牛皋就做出了安排,驻守洛阳的四万大军向东挺近,直到清河附近才停下来。

    怀柔城里慌乱不安,随着二月春风,女真大军如约而至,城外旌旗蔽日,战马嘶鸣,看着兵强马壮的女真人,京城的百姓也终于感受到了一种深深地压迫感。但凡只是看上一眼,就明白为什么大明军马老是败给鞑子了,人家一个个身材魁梧,士气高昂的,能不胜么?

    让人倍感意外的是金国人围城之后,原地扎营,一副轻松之色,好像根本没有攻城的意思。此时京城里反倒没那么乱了,女真人已经围城了,想逃也逃不了,不如老老实实的呆着。

    如今朱由检也面临着一个艰难的选择,如果任由鞑子再次围攻京城,大明朝会变成什么样?京郊腹地也承受不住再次遭受血洗了。朱由检心里很明白,眼下最好的办法就是跟鞑子和谈,鞑子扣关无非是求钱粮。和谈,不说脸面问题,六部官员那关也过不去。

    踌躇了许久,朱由检才做出决定,没过多久王承恩出宫宣旨,也就一刻钟时间过去,礼部主事张鹤便匆匆忙忙进了宫。

    崇祯十二年二月初七,礼部主事张鹤偷偷来到怀柔城外,单枪匹马去了金国军营。很多人都以为这位礼部主事一定是位身材高大,胆大包天的厉害人物,可实际上张鹤并不高大,更算不上胆大包天,甚至胆子还有些小,至少现在他就有点后悔了,当初怎么就鬼使神差的站出来了呢?

    世上是没有后悔药吃的,既来之则安之,现在越是怕越容易出事,女真人得知张鹤前来议和后,直接将他晾在了外边,按照多铎的说法,就是让张鹤着急一下,决不能让汉人看出大清国急着撤兵的心思。

    京城围城,礼部主事出使,一切都在按照历史进程在走,可结局又是一样的么?张鹤,他又是好人,还是坏人?

    议和,绝不是那么容易的,张鹤来到城外,足足过去两天,都未受到多尔衮的召见。而两天后,消息已经传到了宣化府。自金国人南下后,铁墨就将议事地该到了宣化府,这样更方便统筹调配兵马。得知张鹤出城议和,铁督师不由得苦笑着摇了摇头,历史还真有一种惯性,按说张鹤不显山不漏水的,议和这么大的事情根本轮不到他这个小小的礼部主事的,可惜张某人自告奋勇,难道这张某人又要成为天下第一倒霉蛋了?

    张鹤所作所为,根本不是某些人书中所写的十恶不赦,如果说错的话,他就是太胆小,面对金国人的威胁,没有奋起反抗,可胆小没有错,张鹤身上的人性弱点,在国人大部分都有,人性的弱点不可耻,问题是当你懦弱的站到某个位置后做了些什么。

    抗日战争时,有许多走狗翻译,一个翻译借着职务之便,尽可能的保全乡亲,一个是彻底沦为走狗,这两类人如何区别?可惜啊,结果是两类人被打成一类人。不知是谁说过一句话,真正的大无畏者不是那些悍然赴死者,而是那些忍受着骂名和唾弃,为天下谋福者。

    百姓,有时候真的很可恨,他们盲从,他们不辨是非,被人一挑唆,就会走向极端,多少时候,百姓亲手葬送了自己的恩人。就像张鹤,如果不是张鹤这个极力维护京城百姓,不知道还要多遭受多少苦难。可到头来,张鹤临死的时候,京城百姓送上的不是缅怀,而是石头。

    百姓有时候懦弱,有时候可爱,哎,张鹤啊张鹤,这个历史上还会重蹈覆辙么?

    “丫头,刘将军那边安排的如何了?”铁墨放下手里的急报,揉了揉发酸的太阳穴,阿莎乖巧的替铁督师揉着肩头,小声道,“回督师,刘将军已经将一半兵马驻防在郑州,另外耿将军和奥尔格将军也已经领兵抵达应州,只需殿下一声令下,咱们就能兵发京畿,堵住女真人的退路。”

    “嗯,如此就好,这多尔衮最近太过嚣张了,要是不给他点颜色看看,他还真以为我大明无人了呢”本来铁墨不想兵发京畿的,但萧如雪和张嫣没能离开,就逼着他做出点变化了。相信自己的安排瞒不过多尔衮的眼睛,只要多尔衮不是傻子,就该知道怎么做的。

    晋北军开始调动,短短两天时间里府集结了近六万大军,三路大军目标直指京畿,这么大的军事调动,瞒不过金国斥候的。其实一破三河,多尔衮就将多铎派到了黄风渡口西北方向,目的就是为了监视晋北军的行动,万一晋北军真的发兵三河,多铎还能守住黄风渡口,为大军撤退做好准备。

    虽然晋北军的目的还不明确,可多尔衮心里是非常不安的,有晋北军这个强大的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