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名:明末凶兵

第1章 驼铃坡上一炮灰 第(1/2)分页

    第1章驼铃坡上一炮灰

    残阳如血,狂风肆虐。

    隆冬大地,枯黄的草地掩着皑皑白雪。北地寒风,卷动大漠黄沙,尘沙飞扬,遮挡了整个天空,夕阳变得越来越模糊。

    尘埃与白雪,还有那成片枯黄的骆驼草。大风漫卷,天野茫茫,一片空寂与苍凉。

    宣府张家口北部的冬天,常年如此。一入冬,商队停摆,大青山北面,更是目无飞鸟,下无走兽。

    天地充斥着死亡,黄沙漫漫,裹住了远处本就迷蒙的山峦。

    寒风如刀,扫着高坡上的荒草,虽然高坡白天不缺阳光,可是草丛里的雪却没有一点融化的迹象。卑微的骆驼草向一边倾倒,露出了一个神情复杂的青年。

    青年趴在冰雪荒草之中,枯黄泛黑的脸蛋,两侧因为冻伤,有些微红。一身灰色破袄,到处打着补丁。他手中握着一把六尺长的木枪,任由寒风拍打着脸颊,倔强的望着前方。

    他叫铁墨,十八岁,大明宣府暗庄堡一名卫所小兵。

    暗庄堡隶属万全左卫,而万全左卫作为宣府十六卫之一,归宣府镇万全都司管辖。

    天启七年,受气候影响,各地粮食歉收严重,内有民乱,外有辽东后金崛起。大明可谓是内忧外患,局势糜烂。

    大明如此,北地蒙古各部的日子更不好过。

    自弘治年间开始,大明便开放边境贸易,招抚蒙古各部,成效不错。但是,这些年由于各种原因,尤其是一到了冬天,不少部落又开始频繁南下打草谷。

    张家口作为宣府北端贸易集散地,自然成了别人眼中的肥肉。

    十一月初,一支蒙古部落兵马绕过重兵防守的张家口堡,席卷十几个村寨,杀伤无数。

    宣府万全都司指挥处大怒,下了严令,要灭掉这股骄横的蒙古兵马,一方面是为那些受害者报仇,另一方面震慑边关附近的蒙古各部。

    在这种情况下,铁墨所在的小队被调到了大青山北部的驼铃坡。

    .......

    残阳慢慢隐去,天色越来越暗,西北狂风却愈加猛烈。

    如刀的寒风拍打着脸颊,铁墨舔了舔干裂的嘴唇。极目远望,满是昏沉,狂风仿佛吹走了所有的生气,剩下的只有死寂。

    此时此刻,心脏狂跳,紧张、激动、害怕、渴望......

    无人能理解他的心情为什么会如此复杂,就像张墨搞不懂自己为什么会来到这个血雨腥风的时代。

    明末,各部袭边,后金崛起,流民四窜,义军四起。这个时代尸横遍野,人命似草芥,低贱不如狗。

    作为一名贫贱低微的卫所小兵,活着,就是最大的恩赐!

    来到这个时代已经有三个月了,这段时间里,铁墨很少说话。经历起初的彷徨与茫然,慢慢变得冷静和成熟。

    冷静下来的铁墨,想了许多。在这个时代,如果想要活着看到天下太平,就一定要有兵有权,建立自己的势力。

    建立势力,就要有人有钱,可这些都跟铁墨搭不上边,至少眼下,铁墨除了一条烂命,一无所有。

    父母早亡,家徒四壁。田地被上官侵占,军饷层层剥扣,落到手里的连吃饭都成问题。身边相熟的,也全都是那些暗庄堡的穷哈哈。

    穿越前的铁墨,便是沉默寡言,看上去憨憨的,再加上一身神力,便得了一个外号铁憨熊。这个三月里,作为穿越者的铁墨也没做什么改变,只是在默默地观察着,思考着未来的路该怎么走。

    暗庄堡太穷了,穷的过年都吃不上一顿饱饭。想要赢得暗庄堡几十名卫所兵的拥护,就得想办法改变他们的生活。首先,要吃饱饭。

    这是一个现实的世界,想要粮食,就要拿钱买。

    铁墨急需一笔钱,而眼下就是一个好机会。

    朝廷规定,俘虏一名敌兵赏银三十两,杀一人赏二十两。立功讨赏,便是铁墨计划中的第一桶金。

    作为卫所兵,想要砍蒙古兵首级甚至活捉,那无异于异想天开,这是在拿命做赌注。

    可是,眼下,除了一条烂命可以搏,也没有别的了。

    眼前是一个很好的机会,所以铁墨很兴奋,甚至心底渴望着这场杀戮。但同时,又有着深深的不安与担忧。这份担忧,来自身边的伙伴.....

    大明边军,分募兵与卫所兵。

    募兵,有些类似后世的职业军人,长期训练,军械由兵部供给,乃是驻防边关的主力。与蒙古各部以及后金军作战,大都是募兵为主。

    卫所兵又分守兵与屯兵,守兵负责防守村寨,平时参与训练,算得上卫所兵里的战兵。而屯兵,主要负责屯田,到了明末,屯兵几乎成了上官的私人农奴佃户,战斗力可想而知。

    而暗庄堡村户,便是卫所兵里的屯兵。

    本来,屯兵很少参与战斗的,便是参战,也主要负责运送物资,打扫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