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名:明末凶兵

第981章 夜下谈判 第(1/3)分页

    第981章夜下谈判

    早在返回京畿之前,驻守蓟州的人已经将京畿附近的情况传到了三河渡口,最近一段时间晋北军频频有大的调动,如今李元庆和周定山的兵马已经逼近白沟河了,保守估算,这次周定山麾下足有一万骑兵。www.wannengwu.com而驻守郑州的刘国能所部也开始途经孟州北上,种种迹象表明晋北军将在京畿有大动作。

    多尔衮不是怕,这个世上没人能让他恐惧,他是觉得眼下还不是和晋北军大动干戈的时候,刚刚得了一批财富粮草,应该好生消化一下,待实力恢复,麾下势力稳固之后,才是对晋北军动手的最佳时机。

    而且,之所以如此,那是因为辽东方面的情况也不是太乐观,大半个朝鲜已经落入了沃勒尔之手,日前沃勒尔高举大蒙古国的旗帜,频频袭扰辽阳府和黄龙府,辽东可是大清国的根本所在,绝不能让沃勒尔得逞的。

    当然,敢于和铁墨谈,那也是因为拿准了铁墨也不想打,晋北军历经西伯利亚以及吐蕃恶战,可以说根本没有充足的休息过,尤其是晋北本部兵马以及宣化府兵马,因为吐蕃和蒙古,一直没有休养过,贸然开战,对晋北军来说可不是什么好事,铁某人熟读兵马,用兵多年,不可能不知道疲兵不战的道理。

    停靠在蓟州,多尔衮派遣使者去了宣化府,不过当使者入宣化府的时候,铁督师已经领着人出宣化府来到了白河附近。金国使者跑到宣化府,只见到了驻守宣化府的王左挂,王左挂只以一句督师自会处理就把那使者打发走了。

    整整一天,多尔衮都耐心等待着宣化府的回信,可未曾想等来的却是这种回复。让送信的人下去后,多尔衮摸着下巴琢磨道,“富都统,你说这铁某人在耍什么花样,难道他有意拖住咱们,好和刘忠勋的兵马合兵一处?”

    多尔衮不得不考虑这个可能,虽然事情发生的可能性非常小,但谁能摸准铁墨怎么想的?姓赵的惯会不走寻常路,要一直按照正常思路,到最后非被铁某人阴死不可。

    富察春也是一筹莫展的,手指划过桌面,发出一种沙沙的摩擦声,“应该不会,铁某人不蠢,刘忠勋一心要救朝廷,从这方面说,刘忠勋可真有点跟铁某人对着干的意思了,铁墨不给刘忠勋使绊子就不错了,还会帮他?咦,他该不会...已经来了吧?”

    富察春如此猜测,可以说是非常有道理的。试问铁督师纵容女真,任由女真人攻略京师,目的何在?

    富察春所言,就是铁墨所想,所以晋北军不可能跑到蓟州附近帮着刘忠勋的,从这方面来说,刘忠勋真有点迂腐了,把那些亲近内阁的势力救下来,不就是给铁墨惹麻烦么?可惜,刘忠勋还是想求着晋北军来帮忙,简直蠢得很。当然,刘忠勋并不是真的蠢,他只是不想放弃那点幻想而已。

    阳春三月,顺白河一路南下,过了汉儿庄,蓟州在望,铁墨也是心生感慨,当初打林丹汗时蓟州可是剿匪大后方,现在好了,堂堂蓟州竟然被女真人占去了。最可惜的就是赵率教,这位辽东名将最终还是死在了蓟州。前两年好几次让赵率教舍了辽东去晋北任职,但赵率教总是舍不下孙老师的恩情,哪怕朝廷把他实权拿下,他依旧没有离开。

    将军百战死,壮士十年归。赵率教死在了他想死的地方,可一切真的值得么?这个腐朽的朝廷不经历一场颠覆性的改变,大明王朝还存在么?甚至华夏文明还能继续强盛下去么?

    看看天色,夕阳西下,天边红色光彩洒在浑浊的水面上,看上去静悄悄的,离着蓟州不远了,可铁墨不会入蓟州,只要在蓟州外,他想走就走,想来就来,进了城,可就没那么好待遇了。

    “夫君,估摸着现在信已经送到多尔衮手中了,咱们现在是下船去甸柳庄,还是去北边看看刘忠勋老将军?”徐美菱一身男儿装扮,如无事人一般,她张口回道,“咱们接下来怎么做?咱们去甸柳庄等着?去刘忠勋那里,还不知道平添多少麻烦呢,那老头固执的很,脑袋不开窍。”

    若问铁督师最想让谁死,除了内阁那群老顽固还有其他人么,眼下干不掉那群老顽固,但是除掉那些内阁亲信势力还是可以的,这次多尔衮就从京郊抓了不少人,这些人大都是支持内阁的。只要这群人活着,对铁督师接下来的计划都是一份阻碍。可那个刘老将军呢,却要把这群人就回来,简直就是糊涂透顶。铁墨点点头,也算是同意了徐美菱的话,铁督师也是怕见到刘忠勋,一旦见到刘忠勋本人,一些拒绝的话就难说出口了。

    蓟州内,多尔衮翘着嘴角,一脸怪笑的把玩着手里的信,富都统猜的果然没错,姓铁的竟然早就来蓟州了,“多尔衮,有事甸柳庄一叙!”

    寥寥一句话,口气确实是铁某人的口气,这世上敢明目张胆的喊他多尔衮的估计也就铁某人一个人了,每次看到这四个字,就觉得怪怪的,但凡铁某人叫的开心,那铁定没好事。将信合上,旁边的富察春便问道,“什么时候去?”

    “今晚就去,不过富都统,还得麻烦你多布置些人手,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