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名:明末凶兵

第983章 女子 第(1/3)分页

    第983章女子

    三月初九,蓟州附近的女真兵马开始向北动身,这也意味着一场大战将要来临,而压力最大的莫过于刘忠勋了,因为这是一场没有胜算的仗,当晋北军不驰援蓟州,并且收缩防御后,就注定了已经无法阻挡女真人前进的步伐。www.mankewenxue.com

    大帐之中,刘忠勋正与几个将军商量着应敌之策,这时一员亲兵飞马来报,“报....老将军,二将军来了,他要亲自见你!”

    二将军,乃是刘家军内部称呼,说的自然是种师中了。听说自己亲弟弟跑过来,刘忠勋不由得皱了皱眉头,二弟不想办法好好劝劝督师,跑到这里来做什么?

    吩咐几句后,刘忠勋回到了自己暂时居中的民房内,一进屋就看到刘忠敏手持巨剑,低着头走来走去的,看上去烦躁易怒,“二弟,你怎么来了?”

    “兄长,弟哪能不来啊,你让小弟劝解督师,可是兄长,你有没有想过,督师为什么要发兵来救?救了这些人好与自己为敌么?再者,督师也有自己的苦衷,蓟州并非好地方啊,你考虑的是朝廷,督师考虑的可比这些多得多。所以,兄长,你就别再固执了,求你了,你就听小弟一次,将兄弟们带到白沟河一带去,至少在那里,晋北军想要支援,很快就能到。”

    刘忠敏心急如焚的说着,他真的不希望自己的兄长因为愚蠢的坚持,而平白的葬送性命。虽然是亲兄弟,可刘忠敏一直任职西北,所以对朝廷并没有想象中那般忠心,有时候连他也无法理解兄长的心思,只要能让百姓过上好日子,平定域内,强盛大明,那就支持他,干嘛非得死抱着老朱家不放?

    刘忠敏所言,刘忠勋又如何不知道,可是忠臣不事二主,良将战死沙场,他无法像二弟那样洒脱。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选择,当选择了,就要为自己所作所为付出代价,如果这一战终究要死,那一定是上天给予他的归宿。

    不过刘忠敏所说也不是没有道理,也许该后撤一下的,既然晋北军让出白沟河一带,那他刘忠勋就带人去白沟河,女真人就算要回到北方,也要在他刘忠勋的钢刀上踏过去。

    撤退不是不战,而是更好的战。白沟河一带有着当年防御辽人留下来的防御带,女真人南下,也留了一些兵马驻守,但是后来多尔衮大肆调集援兵,永定河以及白沟河还有雄州等靠近京畿的兵马全部集结赶往了汴梁,整个东郊附近形成了真空地带,至少在女真大军没有回到北边前,这一大片区域都靠东郊的三万兵马防守。

    如此大片地方,三万人的不对根本守不过来的,尤其是白沟河一带,离着析津府这么远,女真人鞭长莫及,肯定不会管的。依靠那些原有的防御带,或许能多阻拦一段时间呢。

    一场战争,从一开始就已经尘埃落定,看着刘忠勋重重的点点头,刘忠敏笑得那么勉强。

    刘忠勋的大军拔营北上,可是这些对多尔衮来说根本没什么影响,因为凭着刘忠勋这点兵马,就算去了白沟河又能如何。

    蚍蜉撼树,笑话也。刘忠勋来到了白沟河,可入目一片苍夷,当年留下来的防御工事被毁坏殆尽,看到这些,心中不由得一阵肉疼。晋北军是来过白沟河,可是他们只是驻扎三河口而已,根本不会蠢到一路到达白沟河河畔,与女真人形成对峙。所有的工事都被毁坏一空,可至少白沟河还在。有一条白沟河,就有希望,但愿女真人来势不要太凶猛。

    多尔衮准备着自己的北上计划,萧烟雨已经还给了铁某人,当然还好心好意的将柴可言送给了他,铁某人是不是该说声谢谢呢?不过多尔衮还不会愚蠢到不做防备,那铁某人生性狡猾,不排除他故作迷局,迷惑女真勇士上当的可能性。蓟州一半兵马先行,但是速度并不是很快,因为多尔衮要等着前方传来的消息。

    “副都统,你说这铁某人会安心放咱们离开么?”多尔衮手抚额头,看上去很是发愁。

    富察春斜眼看了看自家贝勒,心道你不是最了解铁墨么,怎么反而问起别人来了?“贝勒爷,其实你大可不必太担心,不管铁墨是不是回履行承诺,咱们总要北上的,所以,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还真怕他们晋北军不成?大不了,我女真勇士就拼一拼他的晋北军罢了。”

    京畿大地风云际会,而在香山同样也是变幻莫测,郑则仕正在苦苦的进行着自己的潜入计划,这个计划疯狂很大胆,一旦成功了,将彻底改变北国局势。

    在这里有座凤凰楼,听名字就知道这座楼是干什么的,以前凤凰楼也算得上北国数一数二的风月之地,可惜自打女真人一来,人心惶惶的,凤凰楼的生意也不像以前那么火爆了。

    最让老鸨子凤姐生气的是那些蛮子兵来了后,完事了也不给钱,偏偏还不敢跟他们要。这不,可恶的蛮子又来招人了,这次更过分呢,要把姑娘们领到香山上去。一个领头的百夫长站在门口,他身材矮小,皮肤黝黑,还长着一对三角眼,看上去很不舒服。凤姐认识这个家伙,这不是驻守香山的百夫长巴鲁么?